刚参加工作的大学应届生占有一定比例

2021-01-02 13:31

抱着孩子闲坐一旁的大婶看见记者在打电话找租房,很热情地上前询问。“这边有很多中介的,有些村民跟他们签了长约,一年收一次租金。”大婶称自己是猎德村的村民,自家房子都租出去了,现在帮着亲戚和邻居打理租房。当被问起村民平均能分到多少套房子时,大婶有些谨慎,不愿多说,“通常都有三四套,以前报纸都写过啦,最厉害的有十多套嘛。”

手握铺面年收入数十万

提起在石牌村租房的经历,嘉嘉坦言,住惯了商品房的小白领肯定不会在城中村租房,去年刚毕业的她主要是基于工资较低而且家庭经济状况不佳,“七除八扣,到手月工资还不到2800元,我父母都在家务农,收入不高。”在体育西路上班的她又不愿住得太远,于是就选择暂时租住在石牌村,“我租了一个600元的一房一厅,包租婆对我很好,在石牌村住的一年都还挺适应的。当时我住的隔壁楼就曾发生过入室盗窃,现在想起来都觉着有些后怕。”

“二房东”推高租金 城中村租值直追周边小区

普通“土豪”年收租十来万

上周末,记者在猎德花园走访时所见,在小区的十字路口旁人行道上,摆放着几张凳子,凳子上拴着写有租房信息的纸牌。拨通了多个放租电话,得知现时猎德花园一房租盘紧缺,家电全齐的月租介于3000~3300元,两房单位普遍在3800~4200元/月,三房则因应景观介于4500~5500元/月。

租客故事:3年涨租3次 回迁房租价追豪宅

“现在村里有不少房子都是被人包租,大家都是图方便,‘二房东’也就有生意咯。”在棠下村,记者遇到“帮亲戚朋友”打理租房的李阿姨。据她介绍,村内超过一半的出租屋被“二房东”包起,以单间为例,村民将“吉屋”放给“二房东”,收租300~400元/月,“二房东”转手放租,租金则在600~700元。当被问及村民手上通常有多少套出租屋时,李阿姨笑称,“普通人家基本都有二三栋,大户人家就多咯,六七栋不在话下。”记者也从另外一位坐在公告栏旁等租客的村民梁姨口中得知,村民手上往往会有十几套甚至数十套的出租屋,而且以租赁行情最火爆的单间和一房一厅居多,还有部分是一楼商铺档口,月租在3500以上,“租金年收入起码有十来万,租房多、铺面多的就有数十万收入咯。”

经过城中村改造的猎德,如今俨然一派国际范“高大上”(高端大气上档次)的高层洋房小区姿态。行走在猎德花园中,迎面而来的常常是一副金发碧眼的西方面孔,新搬进来的租客都已淡忘其昔日城中村模样,在他们眼中,这座小区并不比珠江新城的普通商品房小区差多少。而从实际居住环境来看,无论是小区物管、生活配套还是交通条件,却是不输周边商品房,“或许很多住惯珠江新城的人不承认猎德花园是豪宅,但这里月租也并非小白领能承受得起。”

近几年以来,广州住宅租赁市场平均租金按年升幅约10%,尽管涨幅小于同期二手楼价涨幅,但已经让不少租客叫苦连天。而被网友称作城市“真土豪”聚居地的城中村,也因城中村改造项目的推进,频频涨租。近日,记者走访市区多个城中村时了解到,即便是未经改造的“握手楼”村落,普通村民一年收租十几万元也不在话下。而部分已经华丽转身为“高大上”国际范儿社区的城中村,可谓是满城尽是“真土豪”,一年坐收房租最高可达百万元。 文/图:记者 王雯倩

石牌、棠下、车陂

“城中村已是租客退无可退的选择,租客只会从这里迁出去,没有人会从商品房迁进来。”去年曾租住在石牌村的嘉嘉,今年8月调薪后,便从石牌村搬至黄埔大道西的侨兴苑,现与闺蜜合租一套小两房,每月租金1000元,算上水电费、物管费和宽带网费,居住成本约1200元/月,占工资三成左右。

记者从辉哥的口中探听到一些村内八卦,像他的房东在猎德花园有11套房子,一房和两房户型占8间,还有2套三房单位和1套江景大宅,“粗略给他算了笔账,一年光收租金就四十多万元了。”而像村内的“大户”,名下十来套租房,一年租金收入分分钟近百万元,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真“土豪”。

猎德村民赚到笑 年租金收入数十万起跳

“今年6月跟房东续约时涨了100元,说是要安装门禁系统。我跟老乡合租一套两房,楼层比较高,月租1000元,人均500元。”来广州打工快两年的阿杰一直租住在棠下村。在周边酒楼做服务员的他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出头,刨去基本开销,他每月还会给老家的母亲和弟弟汇去近千元。在他看来,城中村拥挤阴暗的居住环境虽远比不上宽敞明亮的住宅小区,但这是他唯一能负担得起的居住条件。

记者采访时观察到,虽然城中村的租客流动性较大,但租客类型却很稳定,基本是收入不高的外来务工人员,他们通常会选择不少于1年的租期,鲜有本地人会选择租住在城中村内。而在城中村租客中,刚参加工作的大学应届生占有一定比例,但多是半年到一年的短暂过渡租住,待到收入稳定或工作岗位转正调薪后,这部分租客往往会快速迁租至居住环境较好的小区物业。从租金涨幅来看,同样是城中村,如脱胎换骨般改造后的文冲和猎德,由于居住环境得到较大改善,其租值和租客素质都得到明显升级,租金年涨幅与大市齐头并进。而像棠下、石牌、车陂等未经改造的城中村,尽管租客众多,每年都能顺势上涨50~100元不等,但因为租客的承接力较弱且对租金极为敏感,上涨幅度远不及经过改造的城中村。

数月前,记者在做市区合租房调查时,曾从部分租客口中了解到,随着城中村改造进程的推进,地理位置优越的城中村正从低端租盘跃升为中高端租盘,代表作有猎德和文冲。而尚未启动全面改造的城中村,却迎来了从其他已拆迁城中村分流的租客。于是,临近地铁、brt等交通枢纽的城中村,租金开始上涨,这也是群租房随之兴起的主要原因。满堂红研究部高级经理周峰表示,现时市区低于1000元的租盘不超过10%,而且多是集中在海珠、番禺等区域,核心商圈的天河和越秀则是少之又少。为了保证租金收入,这部分低价租盘的业主往往都不会经过中介放租,而是在租房楼下挂一个纸牌,如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

在猎德花园住了快三年的辉哥告诉记者,2011年初,他在猎德花园租下一套75平方米的两房单位,房东配齐家电家私,月租2800元。到了年底,房东便嚷嚷着要涨租500元/月,“我看住着挺方便,而且也嫌搬家麻烦,就跟房东再签了一年租约。”

而同为城中村改造的文冲,其物业租金亦成为所在板块的标杆。两房月租近2500元/月,三房则要3200~3500元/月。由于所处地段无法与珠江新城的猎德花园相比,加之整个村落尚未全部回迁,村民的实得租金收入仍有很大的上涨空间。据周边中介介绍,自文冲回迁房收楼以来,已经分流部分电梯楼租客。“楼龄新净,加上离地铁又不远,很多在附近上班的年轻白领都会考虑租文冲回迁房。”中介人士预计,随着文冲回迁项目的推进,其房屋租金有望再创新高。

记者周末走访城中村时了解到,像石牌、棠下、车陂等城中村的房租价格与去年相去不远,部分被“二房东”包租的单间和一房一厅月租上涨100~150元。其中,棠下村和车陂村的单间租金普遍在400元/月左右,一房一厅约600元/月,两房在1000~1300元/月。石牌村由于更靠近天河商圈,交通条件更便捷,租客数量较多,租金比棠下和车陂贵,一房租金普遍在700~800元/月,两房租金在1500~1600元/月。平均算下来,棠下村和车陂村的单间和一房一厅的平均租值在30~35元/m2/月,石牌村平均租值约40元/m2/月。

闲谈中不难听出,从事外贸生意的辉哥非常看重风水,据他介绍,自搬进猎德花园后,自家生意做得还挺顺利,去年底还换了一台新车。“房东也很精明,看到我换车了,没过几天就约我饮茶。”一顿早茶吃下来,房租又“友情”上涨了500元/月,目前月租在3800元/月。

文/图:记者 王雯倩

记者观察:想做“真土豪”还得靠城中村改造

租客故事:毕业生租客转正调薪迁出城中村

“握手楼”变身“高大上”社区 村民租金年收入上百万

据合富置业市场部数据显示,棠下村周边的楼梯楼小区棠德花园,现时一房租金较去年同期上涨11%,但平均租值也不过20元/m2/月。可由于其一房面积往往是城中村的10~20平方米单间和一房的两倍,36~45平方米的套均月租介于900~1000元。相比之下,备受租客欢迎的两房平均租值则明显高于城中村,如棠德花园两房租值约43元/m2/月。另在石牌村附近的德埔小区,楼梯楼一、两房的平均租值约50元/m2/月,比去年同期上涨3%左右,与石牌村的出租屋租金差距在10元/m2/月。车陂一带的楼梯楼租金上涨迅猛,尤以广氮新村引人关注,一房租金从去年10月的30元/m2/月,上涨33%至如今的40元/m2/月,两房和三房也出现9%和15%涨租。

猎德 文冲